3月25日,圣火传递开始

  3月25日,东京奥运会火炬传递终于开始了!圣火火种灯从希腊带回已经超过一年,一年后在福岛终于开启了传递的旅程。

  在福岛县举行的火炬传递出发仪式上,本来将和同伴及教练佐佐木则夫担起首棒火炬手的前日本女足队长,2011年女足世界杯冠军的核心泽惠希宣布因身体原因缺席,而更早前,包括川澄奈穂美、岩渕真奈、熊谷纱希等队员都表示不会参加圣火传递。

  事实上,在泽惠希宣布不参加火炬接力的当天,包括日本越野滑雪选手渡部晓斗、花样滑冰选手宇野昌磨、知名演员广末凉子和黑木瞳也都宣布请辞奥运火炬手。再加上之前请辞奥运火炬手的各界知名人士,这个“请辞”的队伍已经多达30余人。

  本来一件无比荣耀的事情,现在却被频频拒绝,这背后的核心原因,恐怕更多的是出于对疫情蔓延的担忧。火炬传递将经过全日本所有47个都道府县,为期121天,而组织人员大多来自日本疫情最为严重的东京,估计在很多日本人心里,传递的不是火炬,而是新冠病毒。

  而且东京奥组委制定的对于火炬手的防疫要求,包括戴口罩、提前2周避免外出聚餐、不能前往人口密集场所等等,这对于名人们来说非常头疼,继前一年奥运推迟行程被打乱之后,这一次又要乖乖走向“宅男”之路,如此接二连三的牺牲,对他们而言实在有些多了。

  另外,疫情阴影下,东京奥组委不得不对奥运火炬的传递谨而又慎——首日活动将没有现场观众,出席人数大批减少,只有被邀请的嘉宾可以到场,且旁观的人必须保持好安全距离,只能戴上口罩,“安静地”欢呼。

  日本运动员田口亚希和艺人石原里美点燃了火炬台。石原里美发表讲话:只要有目标,就有活下去的希望!

  试想一下,当一场本来应该轰轰烈烈充满着火热气氛的活动,被演示成了一出哑剧,人与人之间只能通过眼神的接触才能表达情绪,且不说这种情感是对于新冠的恐慌还是对仪式早点结束的期待,这样的活动已经失去了本来的色彩。没有了热情,缺少了参与,东京奥运会的火炬传递,从开始或许就沦为了一场形式主义的展览。

  当然,东京奥组委频频“作妖”,也让更多人对奥运火炬的传递兴趣骤减。据悉,30多人的退出大队里,有些是因为前东京奥组委主席森喜朗言论歧视女性不满的,而有超过8成的日本民众认为,在此疫情条件下,奥运应该取消或者再次延期。

  火炬途径的一些地方,也在考虑缩小火炬传递的规模,其中就包括了日本西部的鸟取县。鸟取县的火炬传递活动本来为期两天,拟定了大概9000万日元(约536万人民币)的预算,但这有极大可能会缩减。在鸟取县知事平井伸治看来,火炬传递或许并不是最重要的——“与其在火炬传递上耗费9000万日元,不如将其中一部分用于支援遭受疫情重创的餐饮业者。”

  或许,追求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,在现在疫情笼罩下的日本,敌不过生活的柴米油盐来得真实。

  于是,在日本社会对奥运整体气氛冷淡的当下,奥运火炬手的光环实际已然褪色。火炬传递路途的靡靡之音已经铺好,至于能否荡气回肠一回,日本奥委会还是自求多福吧。

  借用石原里美的话:只要有目标,就有活下去的希望!还是期待奥运会顺利举行。